2012年統計,陸地面積僅1681平方公里的陸豐市,製造了全國約1/3的冰毒,兩次被國家禁毒委戴上“國帽”,毒情嚴重程度堪比金三角地區。
  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這座碣石灣畔的海邊小城,變成毒患重鎮呢?南都記者去年11月份前往陸豐市三甲地區以及以博社村、上堆村為代表的重點涉毒村實地採訪,試圖從多個側面揭示禁毒與販毒較量中複雜的一面。
  制毒:海邊84個制毒窩點連成片
  上堆村位於陸豐市甲西鎮,南臨南海,乘車沿村道進村,行至不遠則無路,徒步走過一片低矮叢林後,視野陡然開闊,漫長的海岸線景色撲面而來,景色如詩人所寫一般:“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很難讓人聯想到,就在一年多前,在陽光照耀下的沙灘上,竟然有84個制毒窩點,並逐個相連,成為一整片制毒工廠。濃烈的化學品味道夾雜海水的咸濕味,被海風吹得四處飄散。
  2012年11月27日,公安部根據各地毒情研判發現,全國各地制毒原料麻黃草大量進入陸豐三甲地區,甲西鎮立刻召集全鎮各個村委領導班子開會,要求每個村委會組織專人排查。
  2012年12月中旬,上堆村幹部排查時發現,繞過村後一片樹林,海灘上搭建了成片的“工棚”,旁邊還可見各種塑料桶或者發電機等。
  這些“工棚”到底是做什麼的呢?鎮委鎮政府接到村幹部彙報後,立即派人實地核查。在通往海灘唯一齣入口,有人盯梢。經過反覆核查,警方判斷這些“工棚”就是制毒窩點。
  2012年12月26日上午,陸豐市禁毒辦、公安局聯合鎮幹部等300多人,對海邊這個制毒窩點進行清剿。大部隊進入海灘時,出入口盯梢人員立即通知制毒分子。一瞬間,84個制毒窩點中數百名制毒分子丟下各種制毒設備,沿著漫長的海岸線,一哄而散。最終,僅數名涉案嫌疑人被抓獲。
  制毒設備和原材料,規模龐大,流程簡易。每個“工棚”十多平米,裡面堆著各種制毒的原材料,地上修成的爐竈,上面架著鐵桶,裡面熬煮著麻黃草,旁邊擺放著各種化學器皿,還有幾台甩乾機,好似工廠流水線一般。每個“工棚”均獨立作業。制毒產生的大量黑色污水,被肆意倒在沙灘上。
  原料:全國各地麻黃草蜂擁進入三甲地區
  由於早年麻黃草的管理存在漏洞,在2012年至2013年初,全國各地麻黃草被假借各種名義從各地運來三甲地區。
  2012年10月17日,陸豐警方破獲當地首宗以麻黃草為原料的涉毒案件。此後,警方陸續發現各種以麻黃草為原料的制毒窩點,越來越多。甚至在有些村子的路邊,成堆的麻黃草殘渣被隨意丟棄。
  不僅在陸豐地區,全國以麻黃草為原料制毒的案件,均呈高發之勢。去年最高法院在“6·26”國際禁毒日新聞發佈會上公佈,2012年,全國破獲涉麻黃草犯罪案件數和繳獲麻黃草量分別較2009年增長了4.75倍和10 .28倍。
  因此,去年5月21日,最高法會同最高檢、公安部、農業部、國家食藥監局印發了《關於進一步加強麻黃草管理嚴厲打擊非法買賣麻黃草等違法犯罪活動的通知》,明確規定非法收購、運輸麻黃草都均屬犯罪行為。
  依照上述通知,陸豐市開始嚴查麻黃草,除去已經銷毀的麻黃草,現有存量共計501噸之多。
  處理:501噸麻黃草成“麻煩草”
  目前,這批總計501噸的麻黃草依舊存放在一處偏僻的警用倉庫內,堆積如山,空地上面還排滿裝載麻黃草的大型貨車。記者在現場粗率統計一下,有來自廣東、江西、湖南、廣西、河北、河南等各地車牌的大貨車。專業人士估計,501噸的麻黃草大約能夠製成冰毒成品2噸。
  在基層禁毒部門的眼中,這批累計收繳的麻黃草也成為了“麻煩草”。由於麻黃草的特殊性,對銷毀處理的要求比較高,銷毀費用也貴,數量如此龐大,基層部門著實頭痛。
  截至記者採訪時,工作組通過啟動問責和案件倒查,共有11名鎮幹部因禁毒工作不力被免職,3名公安民警被立案查處,7名基層幹部被處理。
  民風:圍困執法者哄搶被扣麻黃草
  相比部分幹部、民警的軟弱渙散、責任心差,一些涉毒的堡壘村村民對毒品態度異常“團結”。
  去年5月21日晚9時許,有人向陸豐市甲西派出所反映,有五輛農用車裝滿麻黃草運往北池。派出所所長立即帶上六名民警以及部分鎮政府工作人員,一起前往現場。
  執法隊伍到達北池村後的寮仔山,發現五輛農用車正在往村裡行駛,涉毒嫌疑人看到警車後,立即跳車逃跑,將五車麻黃草留了在現場。
  所長立即向陸豐市公安局彙報。就在此時,令人意外的一幕上演了,100多個村民從北池村衝出來,將執法隊伍前後路口堵住,成群結隊朝執法隊伍邊大聲喊叫,邊圍了過來。村幹部連忙攔住帶頭的村民,進行勸說工作,但成效不明顯。
  村民一邊起哄,一邊準備將五輛裝滿麻黃草的農用車強行搶走。現場情況劍拔弩張,加上已經卸下的麻黃草無法運走,所長請示上級後,只能在現場將這批麻黃草就地燒毀。麻黃草燃成灰燼時,村民又將執法隊伍團團圍住,有些村民手持玻璃瓶、鐵砂鏟、木棍、鐵叉等凶器,狂砸鎮政府的麵包車和警車,車輛的玻璃、輪胎全部損毀。
  根據事後彙報情況顯示,村民打傷鎮幹部,並叫囂著要毆打民警,經村幹部再次“調解”,被困的執法人員及車輛才被“護送”離開北池村。
  執法人員被打一幕並非偶然,也非首例。在陸豐地區,特別是三甲地區,進村抓捕犯罪嫌疑人阻力之大,在其他地市公安心目中很出名,如果抓捕時機未把握好,隨時可能引發群體性事件。
  不僅是北池村,博社村、西山村乃以甲子、甲東等地,有過之無不及,部分村民甚至更加肆無忌憚。去年9月21日,在甲子鎮警方搗毀一個特大存放冰毒的窩點,繳獲了冰毒280公斤。
  析因
  成本低收益高判得輕制毒風行手法翻新
  到底是什麼導致堡壘村的部分村民有恃無恐?除歷史原因、民風特點外,禁毒執法人員指出,懲治力度可進一步加強。
  判得輕
  1999年8月,陸豐市被國家禁毒委列為全國17個毒品危害重點地區之一。五年後,在2004年9月21日陸豐市摘帽,截至當年陸豐共抓獲5大販毒團夥,數百名犯罪嫌疑人落網,僅有17人獲重刑(判處7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其中僅4人一審被判死刑。
  收益高
  基層執法人員坦言,面對這麼龐大的犯罪人數,僅17人獲重刑,震懾力還有待加強。有些毒販雖然被抓坐牢,但家產和資金還在,他們通過各種特殊“渠道”或是直接行賄,提前辦理保外就醫,過不了幾年,又重操舊業。
  破案低
  處理的力度有待加強,還表現在辦案數量的下降。陸豐市首次“摘帽”以後,毒品案件的數量大幅減小,毒情立刻大幅度反彈。
  汕尾市委書記溫國輝坦言,“陸豐公安局2004年-2009年破獲毒案163宗。僅相當2013年上半年破案的數量,由於打擊力度不大,毒梟和保護傘沒抓到,陸豐毒品問題越來越嚴重。”
  取證難
  此外,警方辦案難度不斷增加。基層執法人員透露,陸豐當地,制毒水平與反偵查能力逐年提高,從早期利用麻黃鹼制毒,再到利用康泰克提取麻黃鹼制毒,後來到利用麻黃草制毒,目前又開始利用溴代苯丙酮制毒,制毒原料不斷變化,要求現行法律與鑒定技術不斷更新,警方取證難度不斷加大。
  麻黃草 在我國內蒙古、寧夏、青海、甘肅、新疆等均有生長,屬於乾旱地區特有的多年生小灌木,屬常用藥材,是國家重點保護管理的野生固沙植物。
  麻黃草中含有能導致中樞神經興奮的麻黃素,食服後有飄飄欲仙的感覺。相傳早在漢代,方士服食後就有成仙之感,備受方士青睞。  (原標題:84個制毒窩連成片 陸豐冰毒占全國1/3)
創作者介紹

居家擺飾

ri63rizeu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